兴琪国内新闻站为您精选福州,北京,上海等地市区时时且有深度的新闻,关注社会公益,把政务当成焦点的国内综合新闻资讯站.~~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维德=545497

新加坡,10月30日(吴范雷尉氏文)新加坡贸易工业部部长陈振生将于11月5日率领新加坡代表团赴上海参加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以下简称“博览会”)。在此之前,陈振声接受了我们网站的独家采访,内容涉及新加坡代表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的经贸关系、互联互通项目、南方通道和自由贸易谈判升级等问题。

最近,新加坡贸易工业部部长陈振生接受了我们新加坡网站的采访。图为陈振声(左)与本次采访的主持人、我们网站新加坡的负责人吴磊对话。新加坡非常重视世博会。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平台,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新加坡企业不仅可以被介绍到中国,更重要的是,新加坡企业可以了解中国企业和中国以外的企业。新加坡将有80多家公司,约300至400人将前往中国参加交易会。通过世博会,我们希望促进中国和新加坡之间以及新加坡和第三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就特点而言,新加坡的经济模式也不同于其他国家。新加坡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国家。我们的竞争优势是质量、信任和创新。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的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生产的产品越来越多样化,有许多尖端产品,给全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与此同时,中国的市场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样化,商机也越来越多,因此更多的国家可以将货物运往中国,使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联系更加紧密。

在中国经济增长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需求。新加坡和中国的合作也与时俱进。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中国的经济结构相对简单,希望吸引更多的外资在中国建厂。因此,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开始与中国建立第一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苏州工业园区——。不仅在硬件方面,更重要的是在软件协调方面,让投资者有信心使用简化的程序将工厂和生产线迁至苏州。到2000年,中国发展的频率又发生了变化。当时,中国更加重视生态环境保护,所以我们有了第二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天津生态城——。自2010年以来,中国有许多工业园区和城市规划模式。到了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时,我们开始思考如何为中国的下一个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决定在西部建立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 My(重庆)战略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它与前两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大不相同。首先,第三个政府合作项目不像工业园区或生态城市,它不受地理位置的限制,而是一个网络概念。希望重庆能成为一个基地,用自己的力量推动整个西部地区的发展。该项目侧重于两个方面:一是搞好经济发展的因素;二是将融资成本和物流成本降到最低水平,发挥西部潜力。因此,它的整体理念与前两个合作项目大不相同,也是根据中国发展节奏的需要而建立的。

我网:陈部长您好!您马上要率新加坡团到上海去参加进博会,请您介绍新加坡参加此次进博会的准备情况以及特点。

陈振声:“互联互通”不仅是硬件产品物流中的互联互通,也是金融和数据方面更好的互联互通。

南通道项目比预期发展得更好、更快。首先,它的辐射不仅限于重庆、贵州或广西,现在大约有10个中国省份已经开始参与这一新概念。他们发现,如果他们通过南行通道,无论是在中国的西部、西南部还是西北部,他们的商品都可以更快、更便宜地进入国际市场。第二,南方通道不仅是从北方向南方输送货物,而且还有更大的潜力向中国西部输送东盟货物。因此,对我们来说,南方通道也是一条海陆贸易通道。它不仅是一条南方通道,也是一条北方通道,

在中国经济增长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需求。新加坡和中国的合作也与时俱进。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中国的经济结构相对简单,希望吸引更多的外资在中国建厂。因此,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开始与中国建立第一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苏州工业园区——。不仅在硬件方面,更重要的是在软件协调方面,让投资者有信心使用简化的程序将工厂和生产线迁至苏州。到2000年,中国发展的频率又发生了变化。当时,中国更加重视生态环境保护,所以我们有了第二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天津生态城——。自2010年以来,中国有许多工业园区和城市规划模式。到了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时,我们开始思考如何为中国的下一个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决定在西部建立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 My(重庆)战略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它与前两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大不相同。首先,第三个政府合作项目不像工业园区或生态城市,它不受地理位置的限制,而是一个网络概念。希望重庆能成为一个基地,用自己的力量推动整个西部地区的发展。该项目侧重于两个方面:一是搞好经济发展的因素;二是将融资成本和物流成本降到最低水平,发挥西部潜力。因此,它的整体理念与前两个合作项目大不相同,也是根据中国发展节奏的需要而建立的。

在中国经济增长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需求。新加坡和中国的合作也与时俱进。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中国的经济结构相对简单,希望吸引更多的外资在中国建厂。因此,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开始与中国建立第一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苏州工业园区——。不仅在硬件方面,更重要的是在软件协调方面,让投资者有信心使用简化的程序将工厂和生产线迁至苏州。到2000年,中国发展的频率又发生了变化。当时,中国更加重视生态环境保护,所以我们有了第二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天津生态城——。自2010年以来,中国有许多工业园区和城市规划模式。到了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时,我们开始思考如何为中国的下一个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决定在西部建立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 My(重庆)战略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它与前两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大不相同。首先,第三个政府合作项目不像工业园区或生态城市,它不受地理位置的限制,而是一个网络概念。希望重庆能成为一个基地,用自己的力量推动整个西部地区的发展。该项目侧重于两个方面:一是搞好经济发展的因素;二是将融资成本和物流成本降到最低水平,发挥西部潜力。因此,它的整体理念与前两个合作项目大不相同,也是根据中国发展节奏的需要而建立的。

 我网: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您如何看待中国这40年来的变化和我经贸的发展?以如何实施“一带一路”倡议为例。现在中国已经开始“走出去”,把投资带到世界各地。中国有这种潜力和实力。作为一个小国,新加坡,我们如何合作?基础设施投资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投资者还需要相对长期的规划和相对稳定的环境。如何更好地吸引投资者投资基础设施?首先,应该给投资者一个可靠的法律和金融平台。新加坡的强项是金融法。它可以与中国携手在“一带一路”第三方市场进行长期投资项目,也可以在第三方市场更好地发展我们两国的经济。

陈振声:

我网:从提出互联互通到南向通道,目前的进展如何,请您深入解读南向通道的情况和它对中国-东盟的意义。我们之间正在进行的关于升级自由贸易协定的会谈非常富有成效。不仅会有更多的公司和企业受益,而且覆盖面也会比以前更广更深。因此,我们非常期待谈判早日实施,以便更多的中国和新加坡公司从中受益,更多的中国和新加坡人民从中受益。希望中国和新加坡的公司能在不同的国家投资。随着更多的投资,将会有更多的工作机会,我们的员工将能够提高他们的工资。这是最大的好处。此外,通过简化税收和降低商品价格,更多的人可以受益。

还有一个真正的意义是,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它向世界发出了一个非常积极的信息,即我们两国将携手维护和巩固这一自由贸易协定。

文章信息

分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