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琪国内新闻站为您精选福州,北京,上海等地市区时时且有深度的新闻,关注社会公益,把政务当成焦点的国内综合新闻资讯站.~~

据天眼5月2日消息,珠海洪欣动能钱毂国有资产投资基金已进入魅族,占比50.92%。李楠、CMO和公司高级副总裁被从关键人员名单中除名。

魅族随后回应说珠海基金“根据协议有一个董事席位。魅族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张煌,管理层团结稳定。”李楠回答说,他还在魅族,但没有担任董事。

《财经》获得了4月22日签署的公司章程复印件。目前,张煌仍是最大股东,持有49.08%的股份。阿里化身投资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持有27.2319%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红花新动力仅持有2.0891%。

“珠海投资委员会认为企业也不错,但现在遇到困难需要帮助。它与珠海的龙头企业联手,以节省资金,并给魅族更多时间度过这段时期。但结构没有改变,也就是说,张煌和阿里只占了一小部分。”一个魅族退出并告诉了36氪星。

魅族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内外麻烦。内外策略的失败和不稳定的管理削弱了公司的实力。然而,当智能机器的红利消退后,制造商们在股票市场上变得红眼,但魅族几乎无力应对。

SASAC伸出援手,给魅族喘息的空间。然而,根据《财经》获得的一份协议,魅族首次公开募股的投资者最后期限是2025年6月。如果不能上市,他们可能会转让股份,张煌将失去控制权。

魅族成立十多年来,曾经有过一次好机会。然而,产品策略不时改变,错过了许多机会和机遇,最终走向了边缘。无论是在鼎盛时期还是在目前的萧条时期,魅族从未能够成为一家管理有序的大公司。

2014年之前,魅族没有引进外资。这纯粹是一个“黄色”的名字。表面上,张煌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主要权力和责任移交给“三剑客”杨燕、白永祥和李楠。直到2013年,白永祥一直是魅族的首席执行官。

根据上述消息来源,张煌并没有放松对魅族的控制。当时,虽然白永祥是公司的实际经营者,但实际上是张煌制定了公司的战略和方向。作为公司的最大股东,他还拥有关键的人事权。

张煌曾经在魅族最困难的时候扭转了潮流。2013年,魅族仅出货440万部手机,完全无法与小米和荣耀竞争。应三剑客的邀请,2014年隐居幕后的张煌短暂出山,引进阿里投资5.9亿美元,决定机器和海洋的策略,引进低端产品线美兰,放弃周期性利润争取市场份额。

这些做法的主要焦点是“销量”,这给魅族注入了一剂强心针。2015年,魅族的出货量激增350%,达到2000万台。此后,张煌又一次离开了前线,主要通过商业决策会议参与战略制定。

但这无疑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方式。一年内发布了十几款产品,使得魅族的产品线混乱不堪。高端旗舰品牌的缺乏支撑了整个品牌。MX旗舰系列变得越来越平庸和无聊。低端美兰系列夹在荣耀和小米之间,难以突破。最后,魅族在高中和初中三级完全被其他制造商压榨。此外,尽管销量攀升,但价格却损失了数亿美元。

张煌第二次回归中国后,他开始对人民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并将权力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从2017年3月开始,魅族的劳动力从接近4500人的峰值下降到3700人,降幅约为18%。

张煌还用一把大刀子将魅族分成三个师:魅族师、美兰师和飞米师。在“三剑客”中,原本负责营销的李楠被调到逐渐边缘化的美兰。杨燕负责弗林姆,而白永祥兼任首席运营官

杨拓曾在华为创造了一系列营销案例,如《爵士生活,流动岁月》等,带有自己的光环。但更重要的是,杨拓知道自己的“职责”。曾在杨哲手下工作的魅族员工曾告诉36氪星:“张煌一直认为魅族是自己的公司,希望成为魅族的中心。杨柘满足了张煌的心理需求。”

独立经营仅一年后,魅族和美兰合并,李楠成为首席执行官,白永祥从管理层“消失”,齐为民兼任首席运营官。

至于空降士兵杨拓,他在华为老派“君子如兰”中的营销风格,对于“年轻的好产品”魅族来说,实在不合适。没有成功的案例,几台新机器的销售也没有改善。2018年4月,魅族前导演张家在微博上公开质疑杨拓,并被解雇。从那以后,事情变得更加严重了。6月,杨拓和李楠互换职位,李楠回到CMO,杨拓成为首席战略官。

事实上,魅族的衰落在2013年已经很明显了。虽然魅族在早期积累了一批忠实用户,但当小米崛起时,魅族并没有抓住升级的机会,甚至最旗舰的机器也使用了联华芯片。早年,代表优雅和风格的魅族最终成为小米的追随者。然而,当手机制造商开始重视外观时,魅族的许多设计优势将会耗尽。

错过了机会,张煌和频繁更换的高管也没能找到应对当前形势的解药,魅族也在不断下滑。根据国际数据公司2018年的数据,魅族手机销量下降79%,至405万部,市场份额仅为1%。

虽然目前有一个注入国有资产的“拖延战术”,但魅族似乎已经失去了动力。在张煌再次掌权的两年里,当手机市场已经处于战争状态时,魅族变得越来越孤立。六年后,它还能信守对投资者的承诺吗?

文章信息

分类: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