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琪国内新闻站为您精选福州,北京,上海等地市区时时且有深度的新闻,关注社会公益,把政务当成焦点的国内综合新闻资讯站.~~

大众化生产 即时化传播 人格化呈现

知识短视频 科普更走心

“卢老师玩骨头”鲁静把吃下的鱼头、红烧鸡和北京烤鸭的骨头拼凑成一个完整的骨架,创造出“古生物学博物馆的成就感”。

“泥石流”戴建业教授讲述了李白、杜甫和高士携手游览名山、神仙和炼丹师,重现盛唐的故事。

沉默无脸的宫王带大家参观紫禁城,引用经典讲述紫禁城的冷门知识和轶事。

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内容创作者涌现出来分享和传播知识。他们是科普专家,有知识,喜欢分享,熟悉技能。这些高质量的内容供应满足并创造了对知识的巨大需求。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执行院长胡白静教授认为,短视频平台的兴起推动了知识生产从精英向大众的扩展。在使知识更加个性化和情境化的同时,它也使知识普及、增强知识、共享和共同创造知识成为可能。

小而精让知识普惠接近现实

”当唐玄宗把李白从朝廷放出来时,他给了他一笔钱,并叫他走开:你不是首相。李白从长安旅行到洛阳。杜甫是李白的粉丝,并寻求他的听众。李白的出席给他一个见面的机会。见到他后,他对李白印象深刻。我不知道李白的牛皮是好是迷人。杜甫听了他的话,跟着他的大哥从河南洛阳到河北和山东。你在做什么?寻仙,摘仙,炼仙,半路遇见高士.“这个故事发生在公元744年,被闻一多称为中国文坛的日月相遇。只有孔子认为老子是可比的。

虽然听起来不正式,但这句话不是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戴建业发明的。李、杜、高追求长生不老的经历在杜甫的几首诗中有所体现。戴建业叹了口气,那真是一代浪漫的人。

当这个演讲视频被颤抖地播放时,戴建业不知道后者是什么。一年多以后,他成了王鸿教授,被称为泥石流。颤音拥有近400万粉丝,赢得了数千万的赞誉。

住在合肥的“大宝”是一名拥有近10年金融工作经验的律师。在业余时间,她用短片向网民们传授科普和经济学的常识。

《大宝家族》发现公众对知识有强烈的渴求,但许多人没有机会接受经济教育,缺乏财富的基本知识,也没有风险和收益的概念。如果公众能更多地了解经济学,他们也许能避免一些损失。一名网民在她发布的一段视频下留言:“幸运的是,当我看到你谈论庞氏骗局时,我没有被愚弄。我周围的朋友在一个财务管理平台上压了几十万元。“

在短视频时代,知识水平以多种方式并存,拥有权威的科学理论、生活提示和工作场所办公技能,以满足不同受众的不同知识需求。知识的分享者不一定是高层的专家和学者,而是熟悉他们领域的生活专家。

与传统图形形式相比,短视频传播知识具有四个特点:知识传播的即时性、知识呈现的人格化、无形知识的可视化和复杂知识的普及。

中国科学报社长兼总编辑赵燕(Zhao Yan)表示,一段15秒至1分钟的短片浓缩了日常生活中的严肃知识,并以更形象化的形式传递给观众,改变了艰难枯燥知识的表象,缩短了公众与文化知识的距离。通过短片链接的知识共享和链接不仅拓宽了知识的边界,而且使知识包容性更接近现实。

推动互联网内容行业价值转向

在知识创造者看来,短片已经成为他们传播知识和交流知识的主要工具。

他的工作是在四川广元中学教化学。项伯说,他的班级只能影响教室里40到50名学生,“但现在我是一名被600多万粉丝分享的老师。使用良好的沟通

人们最初使用短视频软件进行娱乐和消遣,但是在高度分散和娱乐的观看环境中,很容易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感到空虚和疲惫。知识内容的出现,就像一条干净的溪流,可以填补人们心中的空白。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小红指出,随着一些互联网平台相继推出服务知识传播的措施,“知识内容在互联网行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这一趋势反映了互联网内容从单一娱乐向知识的升级。可以说,短视频平台推动了互联网内容产业的价值转移”。

对于用户来说,短视频打破了最初知识获取的时间和空间限制,允许人们在业余时间随时随地学习。同时,视频短片以简洁明了的知识点的形式呈现知识,激发了用户进一步深入学习的兴趣。

因此,一方面,短片大大降低了知识接受的门槛和难度,调动了公众创造和传播知识的积极性,实现了共同创造;另一方面,短片以社会交流为纽带,打破知识传播的障碍,让更多的人获得知识,实现共享。

为知识内容创作提供更好环境

“信息创造价值,在信息创造的所有价值中,知识传播的价值最高。”字节跳动副总裁张宇认为,对知识内容的持续投资将有利于整个互联网内容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作为一种平台或技术,如果高质量的内容没有被捕获,那么有害的内容将被捕获。"戴建业说,“短片既有图片又有声音,还可以添加文字,这绝对是一种非常好的传播方式。算法和流量告诉我们哪种文章和视频最受欢迎,哪种人喜欢哪种知识。这不仅使作者能够准确地“量身定做”,而且使网络能够定期和定量地“送货上门”,从而深刻地影响知识的生产。这些大众知识将大量产生,而那些被忽视的知识则无法产生。”

戴建业的观点正在被实践所证实。日前在北京举行的“2019斗知识创造者大会”上,张宇介绍说,截至2019年12月2日,在颤音上拥有1万多粉丝的知识内容创造者人数已超过7.4万人,共制作了19,850个高质量的知识短片,总播放量超过1.9万亿。每一小段知识视频都有近10万人观看。

目前,各大短片平台都建立了自己的内容池,重点为年轻人提供教育与娱乐相结合的高质量内容,如课程教学、字画、育儿教育、人文历史、传统文化、手工制作、自然科学普及等。例如,由快手(Quick Hands)发起的知识标签领域的“百科全书”,由沙因和中国科学院科学通信局发起的“DOU知识计划”和“非遗产合作伙伴计划”等。

但是,这些内容的总体比例仍然很低,总量仍然不足。未来,所有短视频平台仍需要持续努力,为知识内容创作提供更好的环境和更多支持。

此外,关于短片学习的碎片化观点,北京交通大学国家物理实验教学示范中心的教师陈正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短片既不能达到系统教学的效果,也不能培养专业人才,但至少有一件事可以做,那就是打开一扇门。我教物理,我的目标是通过这些支离破碎的谜题向观众,尤其是青少年展示一些基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当他们收集了足够多的‘碎片’后,他们就能掌握自己的内部联系,并能描绘出整个世界的全貌。”

本报记者熊健

文章信息

分类: 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