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琪国内新闻站为您精选福州,北京,上海等地市区时时且有深度的新闻,关注社会公益,把政务当成焦点的国内综合新闻资讯站.~~

《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 审议通过“黑名单”制度日趋完善

用法治手段治理欠薪顽疾

●其中之一就是要用铁腕根除拖欠工资,建立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黑名单”,加大对违法不诚实拖欠工资行为的处罚力度。2017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定办法》,与国家发展改革委签署联合纪律备忘录,对拖欠农民工的用人单位及相关责任人实施“黑名单”管理

●政府各部门要及时有效沟通信息,充分利用现代数据库,做好信用评估和信用登记工作。为了根除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除了惩罚不诚实的企业外,还可以表扬信用企业,形成表扬诚实、惩罚不诚实的制度机制

●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是一项长期的任务。除了国家不断完善和细化相关法律法规外,公众也有必要广泛参与解决和预防这一问题。只有真正实行市场主体自律、政府依法监督、社会协调监督、司法共同处罚,农民工获得劳动报酬的权益才能得到有效保障。

本报记者杜晓

这名实习生邓庆岳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明确了用人单位的主要职责、政府的属地职责和部门的监督职责,要求农民工工资按照约定按时足额发放。

条例规定,建设单位不符合建设资金要求的,不得开工建设或发放施工许可证,对拖欠农民工工资建立“黑名单”,对拒不支付拖欠工资的,依法申请强制执行,涉嫌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年底和年初,农民工的欠薪问题备受关注。近年来,随着政府处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力度不断加大,“黑名单”制度日益完善,农民工权益得到更加牢固的保护。

民工群体处于弱势

齐抓共管治理欠薪

“等了两个月后,我终于拿到了工资。”农民工刘强(化名)高兴地对记者《法制日报》说。

刘强来自广西山区,为了改善家庭生活条件,他在工地上工作。据了解,刘强的公司两年前投资了目前的建设项目,然后公司与负责施工人员分配的劳务公司签订了合同。刘强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家庭需要赡养老人和孩子。我没有其他收入来源。我每天早起天黑。我依靠这些辛苦挣来的钱一年到头支持我的家人。”刘强说,几个月前,当他得知自己的工资可能拖欠时,他感到困惑和无助。

“后来,我了解到,在项目建设期间,由于市场波动,一些材料大幅增加,公司的整体预算不足。因此,有必要补充预算并提交相关部门审查。然而,各种各样的多角度债务出现在项目的中间,导致我们拖欠工资。”刘强说道。

根据刘强的回忆,在他被拖欠工资后的第二周,他和其他工人在与承包商谈判失败后找到相关部门反映情况。随后,当地政府指定劳动监察部门核实具体情况和劳动合同,并命令合同公司在年前支付工资。“最后,公司动用了应急基金,我们得到了报酬。我们非常感谢政府。”刘强说道。

李成,一个农民工(不是他的真名),和刘强的方式不同。“雇主欺负我们的农民工,不了解法律。他们只是口头承诺,没有签署正式的劳动合同。”李成告诉记者《法制日报》,他曾在2018年被雇主拖欠工资。

李成说,在与雇主谈判失败后,他们得知

拖欠工资由来已久

重点关注欠薪企业

不久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局副局长厉信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经过多年努力和治理,高工资和频繁拖欠工资的局面得到了显著遏制。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监测调查,拖欠工资的农民工比例从2008年的4.1%降至2013年的1%,2018年降至0.67%。国家劳动监察部门查处的欠薪案件、拖欠金额和涉案人数三项指标也呈逐年下降趋势,近年来下降幅度超过30%。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由于建筑市场秩序的不规范,拖欠工资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工程建设领域的拖欠工资问题依然突出。此外,近年来,一些东部地区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拖欠工资也有所增加。”厉信旺说。

童丽华,北京志诚农民工法律援助研究中心主任,认为农民工欠薪问题是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遗留问题。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一夜之间的事,而是需要一个过程。

中国社会科学院评估处处长景林波(Jing Linbo)也认为,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是一项长期任务。国家除了不断完善和细化相关法律法规外,还需要公众的广泛参与,共同解决和预防这一问题。政府各部门要及时有效地沟通信息,充分利用现代数据库,做好信用评估和信用登记工作。

2019年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举行了关于消除拖欠工资的夏季特别行动的新闻发布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局局长王成(音)在会上表示,有必要用铁腕根除拖欠工资,建立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黑名单”,加大对违法不诚实拖欠工资行为的处罚力度,这就是其中之一。

2017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法制日报》,并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签署联合纪律备忘录,对拖欠农民工及其相关责任人的雇主实施“黑名单”管理。自这两份文件颁布实施以来,各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严格执行了各种“黑名单”管理制度。无正当理由克扣或者拖欠农民工工资,或者因拖欠农民工工资违法行为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的,以及将非法劳务分包给不具备就业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的, 按照“全部列出”的原则,将他们列入“黑名单”,即一人一份,多部门联合处罚。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不仅拖欠工资的公司应该被列入“黑名单”,而且企业也应该得到适当的评估。还应优先关注即将偿还和可能偿还的企业,必要时可考虑将其列入“黑名单”。例如,一些企业主已经离家出走,但工人的工资尚未达到分配的时间,所以类似的高风险企业需要及时关注。一些大型集团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后,其下属分公司和子公司也应该受到母公司不诚实行为的影响。

"恶意拖欠或逾期不主动协调调解拖欠工资的不诚实企业一旦被列入“黑名单”,应暂停企业的项目审批,禁止其开展业务,并在拖欠工资问题得到纠正前通知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刘俊海说。

信用惩戒加强衔接

信息瓶颈亟须打通

王成sa

刘俊海认为,各相关部门需要进一步加强凝聚力,对不诚信企业进行有力有效的联合处罚,企业之后的相关业务活动也将受到其不诚信行为的制约。当企业进行下一轮项目招聘时,必须公开其不诚实的记录,以便工人能够谨慎而正确地选择雇佣公司。

"企业信用信息平台目前正在建设中,不同地方也有很多类似的平台。存在重复建设问题,上、下、水平平台尚未安全连接,不同部门之间监管信息共享尚未完全实现。一些基层执法部门无权转移监督系统中填写的数据,这使得它们难以在地方监督中发挥应有的作用。企业信用信息数据库和个人信用信息数据库两个平台之间没有关联。企业信用信息与相关自然人的相应个人信用信息难以匹配和比较。这是一个简短的不诚实惩罚板。因此,需要进一步突破部门和平台之间的信息瓶颈。”刘俊海说。

刘俊海认为,为了根除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除了惩罚不诚实的企业之外,信用企业还可以被称赞为在鼓励、惩罚罪恶和促进善方面发挥积极作用。2016年,国务院发布《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定办法》号文件,指出要充分利用信用激励和约束措施,加大对诚信主体的激励和对严重失信主体的惩罚力度,允许守信受益者和失信者受到限制,形成表扬诚信、惩罚失信者的制度机制。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判断值得信赖的人的标准、程序和依据并不统一,确定值得信赖的人可以获得的红利的方式也不明确。有些地方仅仅停留在荣誉奖励上。有些地方没有具体说明诚实守法的人可以如何享受其他奖金,如批准奖金、监督奖金、交易奖金等。因此,也有必要建立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全国统一的企业激励制度。”刘俊海说。

法律法规狠抓落实

逐步建立长效机制

据国务院消除拖欠农民工工资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王成介绍,从2019年11月15日至2020年春节,将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一场消除冬季拖欠工资的运动。该运动的实施范围包括工程和建筑领域,有更多的农民工和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业。

最近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农民工对国家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而独特的贡献,必须得到及时和充分的补偿。在前期专项整治的基础上,用法律手段推动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的根本解决。

关于拖欠移徙工人工资的问题,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童立华告诉《联合惩戒备忘录》:“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在《劳动合同法》和《劳动争议仲裁调解法》中有规定。根据刑法有关规定,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行为构成犯罪。”

童立华认为,除了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信用体系,开展专项整治活动外,还应建立长期机制,维护农民工权益。

”不断加强农民工工资领域的信用体系建设是解决欠薪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童立华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很复杂,有很多不同的情况。企业就业分为正规就业和非正规就业。除了简单的劳动关系,如一些餐馆直接与工人签订劳动合同,还有更复杂的劳动关系。

”例如,在工资拖欠纠纷最严重的建筑行业,工资支付方式是通过开发商、总承包商、分包商、建筑企业和承包商最终到达农民工手中。主体连接在一起

景林波认为,复杂的法律程序和高昂的维权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农民工维权的积极性。此外,一些地方相关部门日常监管不力,协调机制不畅,执法不严甚至缺位,使得一些欠薪行为没有得到及时纠正。

据金林波介绍,2017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要集中解决工程建设领域的欠薪问题,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等手段,完善源头预防、动态监管和失信惩罚相结合的制度保障体系,在3年左右的时间内形成制度完善、责任落实、监管有力的治理模式。 从而实现农民工工资拖欠比例逐年下降,力争到2020年实现农民工工资基本零拖欠。

“为了实现上述计划和目标,我们需要逐步完善风险管理和控制体系,将源头预防、动态监督和针对不诚实行为的纪律措施相结合。只有真正实现市场主体的自律、政府依法监管、社会协调监管、司法共同处罚,农民工获得劳动报酬的权益才能得到有效保护。”静林波说。

[编辑:苏·余一]

文章信息

分类: 时时